白清靈沒有出聲,就靜靜地看著幫她修剪指甲的楚君銘。

    “我以為你要睡到明天早上去了。”

    楚君銘沒有抬頭,但卻知道她醒了。

    他的聲音帶著淺淺地笑意和淡淡地寵溺,聽在人耳里,整顆心都跟著暖了。

    白清靈秀眉輕挑地看著他,“你要是不折騰我的指甲,我可能睡到明天早上的。”

    “是嗎?”

    楚君銘修剪好了她小指的指甲,抬起的臉,映著柔和的燈光,俊美雅致。

    白清靈抬起兩只手檢查了一遍,笑瞇瞇地道,“楚大公子這手藝不錯,幫多少女人剪過指甲啊?”

    楚君銘起身,把她從床上抱下來。

    白清靈雙腳踩地后,順勢摟住楚君銘的脖子,仰起的臉小笑容明媚。

    “需要計算器嗎?”

    “你覺得呢?”楚君銘笑,不答反問地看著她。

    “我覺得這樣的手藝怎么也要十個八個的練習吧。”

    白清靈退開兩步,低頭把玩自己的手指。

    就聽見楚君銘漫不經心地說,“很多年前,幫一個小丫頭剪過一次指甲。”

    “是嗎?”

    白清靈詫異地抬眼對上楚君銘的目光。

    他眼里漾著笑,看樣子不像說謊。

    “你不想知道對方是誰嗎?”

    “不想。”

    白清靈噘嘴,轉身就往外走。

    雖然他說是很多年前的事,但很多年前的事他都記得,那對方在他心里的地位就是不差了。

    白清靈心里有些吃味。

    走到門口,她就被楚君銘從身后擁住,男人有力的雙臂圈著她,低沉好聽的嗓音落在她耳邊,“吃醋了?”

    “是啊。”

    白清靈轉過臉去瞪他。

    還不允許她吃醋了?

    楚君銘笑了一聲,不緊不慢地說,“去書房,我給你看一樣東西。”

    “看什么?”白清靈生硬地問,“你還保留著人家小女孩的指甲不成?”

    “不是指甲。”

    楚君銘這話等于說,他讓白清靈看的東西,的確是人家小女孩的東西。

    不是指甲,是其他東西。

    白清靈的小臉頓時冷了下來,“不看。”

    靠,她應該早點問問他,之前喜歡過多少女人……

    ……

    醫院病房里。

    病床前的小桌上放著兩個人的晚餐份量。

    葉湛坐在病床前,葉彰明靠在病床上,父子倆一邊吃飯,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

    聊天葉湛的工作,葉彰明不忘叮囑,“不要只知道工作,要多抽點時間陪陌陌。”

    “我知道。”

    葉湛雖然不怎么回帝都,但他和葉彰明的關系卻奇跡的融洽了許多。

    當然,一大半原因是他的讓步和包容,而這一切,全是因為陌陌的開導和鼓勵。

    葉湛因為母親的死,對葉彰明的怨恨也漸漸地放下。

    “我要在這邊出差一段時間。”

    葉湛放下碗筷,拿過紙巾優雅的擦完嘴,云淡風輕地說。

    葉彰明吃飯的動作一頓。

    看著葉湛的眼神變得復雜,“你要回來出差多久?”

    “到年后去了。”

    是那位直接任命給他的。

    葉彰明的神色變得嚴肅,“那陌陌怎么辦?你們要兩地分居,你怎么照顧她?”

    “陌陌也跟我一起回來。”

    “阿湛。”

    葉彰明的眼底閃過復雜的情緒,“你們要是因為我和你爺爺的話,完全沒有必要。”

    葉湛皺眉,“不是因為你,也不是因為我爺爺,我和陌陌就是因為工作需要回來。”

    “陌陌的身體調養得怎么樣了?”

    “慢慢調養。”

    提到陌陌的身體健康,葉湛就特別的敏.感,連語氣都僵硬了一分。

    葉彰明低下頭。

    都這么久了,這個話題還是他們父子中間的一個跨越不了的鴻溝。

    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沉悶。

    葉湛見葉彰明一直低著頭,心不在焉的吃著飯,他薄毅的唇角抿了抿,又淡淡地開口,“陌陌一直想要孩子,你別跟她提這些。”

    “不會。”

    葉彰明立即又露出笑容。

    那笑容帶著些許的內疚和討好的味道,聽在葉湛耳里,心口處有些不舒服。

    手機鈴聲在這時響起。

    他掏出來看見來電顯示,眼神不自禁的變暖。

    葉彰明看他這表情就知道是陌陌打的電話,忙催促他接電話。

    ……

    楚家,楚君銘寵溺地擁著白清靈,“乖,你什么都還沒看就吃醋,是不是吃得太早了。”

    “……”

    白清靈也不說話,抿著唇.瓣,一臉不悅。

    楚君銘笑著擁著她轉身往回走。

    “指不定你看了也會喜歡的。”

    “不喜歡。”

    她又不是傻子。

    喜歡別的女生送他的東西。

    楚君銘像摸寵物似的摸摸她的頭,在她kang yi里放開手,拉著她進去書房。

    白清靈的小.嘴一直不高興的噘著。

    楚君銘心情很好地說,“先不要吃醋,一會兒看了再吃醋。”

    白清靈反被他氣笑了。

    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指使他,“不是要讓我看嗎,快點拿出來,先說好,一次性全拿出來啊,不要一天一件信物的拿。”

    楚君銘點頭,“稍等。”

    說完,他又在白清靈臉上親了一口,才轉身去書桌后,拿她嘴里說的信物。

    ——

    【番外的更新來了,我本以為還在假期不用更新的……大家關注微信公眾號《子夜輕語小窩》有楚公舉和小子睿,會面還會有葉湛和陌陌的孩子哦……】21
2019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