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穿越小說 > 殘王邪愛:醫妃火辣辣 > 第1291章 你只能相信我
    “彭將軍,我聽說王將軍受了傷,可好些了嗎?”宓月問道。

    彭將軍嘴角扯了一個笑容,說“好多了,正處理軍中事務呢。大小姐,天色不晚了,在下派人送你回城吧,軍營里都是粗人,免得沖撞了大小姐。雖說如今兩軍交戰,但城里終比這邊舒服,大小姐遠道而來,正好到城里休息幾日再回去。”

    “那好,我就在城里等二弟的消息。”宓月放下茶碗,跟著彭廣渤走了出去,但見彭廣渤要送她出營,連忙婉拒了,“將軍事務繁忙,派個小兵帶我出去就行了。”

    雖然此舉不合規矩,顯得對宓月太過怠慢,但彭廣渤的確很忙,兩軍交戰,隨時要出兵,加上軍營事務多,就依了宓月的意思,喊了個親兵過來,讓他帶宓月出營。

    宓月隨著小兵往外走,剛走沒多遠,突然聽到山谷上一座不起眼的小院子傳來驚呼聲,然后一陣慌亂。

    “大夫、大夫呢?馬上傳大夫!”

    “剛才還好好的,怎么突然間……”

    宓月站在下面,都能聽到上面的兵荒馬亂。

    她心一動,對那小兵說“上面是王將軍養病的地方吧?”

    那小兵臉上露出擔憂之色,點頭說是,其余一句也不多說。

    宓月的腳步停了下來,看到一名背著藥箱的大夫急沖沖過去,又見軍營里的氣氛凝重了幾分,心中生起不妙。

    她腳步一轉,朝著那座院子走去。

    那領路的小兵一見,驚叫道“你、你不能上去!”

    宓月的腳步卻更快了,她越想越不對勁,以兩家的交情,還有在王城時王將軍對她表現出來的照顧,不可能她已到了軍營,王將軍卻避而不見的。

    軍務太繁忙?

    王將軍既然能交代彭廣渤這些細致的事,怎么會沒空見她一面?

    還有彭廣渤身上的藥味太濃,宓月仔細回憶那藥味,其中含的味道多是治創傷的草藥。

    她前來邊關之時,楚王曾提起王將軍戰場上受了傷的事,莫不成,那傷勢惡化了?

    小兵在后面追,并大聲叫喊,馬上吸引了其他士兵的注意。

    此地本就守衛森嚴,一出現變故,迅速來了幾隊士兵,朝著宓月追去。

    并且,山谷上守衛那座小院的士兵也拔出了兵器,直指沖上來的宓月,喝道“什么人膽敢擅闖重地?再不退下,將格殺勿論!”zt0g

    “我來見王將軍!”宓月說道。

    “王將軍在休息,不見客!”

    士兵的回答,坐實了王將軍就在此院。

    宓月不再打話,身影靈活,從攔路的士兵中間閃了過去,沖進院子。

    兩名佩刀的侍衛聽到外面的聲音,提刀出來,見到眼生的宓月,二話不說,提刀就砍。

    宓月往側略閃,朗聲道“我是大夫,讓我見見王將軍!”

    “你是何人?”侍衛喝問。

    “義恩侯府,宓月!”

    宓月的名字一報出來,兩名侍衛就愣了一下,宓月借機進了屋里。

    屋里悶了一股濃得熏人的藥味,里面窗戶緊閉,一片陰暗,大白天的,竟然還點著燭火。

    宓月進入內室,便見剛才背著藥箱上來的大夫正給一位病人把脈,上前仔細一看,那病人正是王將軍。

    王將軍臉色枯黃,氣息不穩,已經昏迷過去了,隱隱有些不好。

    宓月走到床前,問大夫“將軍是何病?”

    大夫猛然見一個妙齡少女闖進來,吃了一驚,“姑娘是什么人?”

    “我是大夫。”宓月干脆將大夫拉了起來,坐到大夫原先的位置,給王將軍把脈,并對大夫說“你把王將軍的病情給我說一遍。”

    借著燭光,大夫見宓月診脈的手法嫻熟,再見她氣度不凡,讓人有股信服力,不由地就聽從了她的吩咐,細說道“將軍在戰場上受了三處傷。其中兩處刀劍已經包扎好了,但是腹中有一處中了箭。那箭頭插在要害之處,若是取之,恐傷臟腑。若是不取,如今已有流膿之相……”

    宓月給王將軍把了脈之后,神色凝重,再一把掀開王將軍身上的被子,揭開紗布,看到了那個箭傷。

    大夫又說道“那箭頭帶著倒鉤,不能強取,不然會損傷內臟。”

    宓月看明白了,正要說話,那兩名佩劍侍衛帶著一隊士兵沖了進來,刀劍直指宓月。

    其中一個侍衛冷聲喝道“不管姑娘是不是宓大小姐,請馬上出去!”

    宓月面容嚴肅說道“將軍的傷勢必須馬上救治,容不得拖延。”

    王將軍的傷已經拖得太久了,再拖下去,就真的無藥可治。

    “姑娘,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若是延誤了將軍的病情,就算是義恩侯府也當不起這個責任!”另一名侍衛說道。

    兩軍交戰,若是主帥出事,將會導致兵敗之勢。而雁落城是楚國最重要的一關,若是敗了,荊兵將長驅直入,整個楚國危矣。

    故而,王將軍傷勢嚴重,安北大營將此消息隱瞞極緊,不敢透漏出絲毫,以免讓荊兵得知,并影響軍心。

    “你去請彭廣渤將軍過來。”宓月沉聲說道。

    這些人都沒見過她,看樣子也不敢相信她,只能請彭廣渤過來,替她擔保了。

    這會兒,彭廣渤已聽到這邊的動靜,匆匆趕了過來。“宓大小姐,你怎么進來了?”

    宓月沒時間多解釋,與彭廣渤說道“王將軍的傷勢必須馬上手術,不能耽誤!”

    “宓大小姐,你會治病?”彭廣渤有些不信。

    “王世子曾經受過傷,就是我給治好的。”宓月轉過頭,問旁邊的大夫,“你有把握治好將軍嗎?”

    大夫苦笑道“我要是有辦法,早幫將軍救治了,軍營遍請了城中的大夫,沒有一個敢治的。”

    “不治的話,將軍將熬不過今天晚上。”宓月目光凜然,盯著彭廣渤,“如今,你們只能相信我!彭將軍,你應該知道,我不會害王將軍的!”

    屋內一片陰暗,只有一支燭光,但宓月的目光,仿佛一道火炬,明亮而懾人,令彭廣渤下意識地選擇信任。

    。

    2
2019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