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武俠開端 > 新書《都市顏值系統》已發布
    《男兒當坑人》是由作者“劉少沖”所著,男兒當坑人,坑人不留情,千秋不朽業,盡在坑人中。與君歌一曲,揪君耳朵仔細聽:坑一是為罪,坑萬是為熊。坑得九百萬,是為熊中熊!

    陽光明媚的中午飯后,清涼的微風,在高三21班的窗口處磨蹭了一會,終于進入,整個悶熱、擁擠的教室里,頓時顯得放松了許多。

    短暫的自習已經過去,大多數的學生都在午睡,整個校園,都顯得很是靜謐。

    秦書全身一個激靈,猛地抬起頭來,劇烈的心跳讓他呼吸急促,弄出很大的動靜,驚醒了許多人。

    同桌的任震,也是被嚇到的那一個,疑惑問道:“你怎么了?”

    記憶中模糊的畫面,變得清晰,秦書看著周圍帶著青澀胡須的丑逼男同學、素面朝天又青春活力的可愛女同學,再看看那顯得有些破舊的教室,頭上的某個孔竅里,忍不住有些濕潤。

    見前后桌男女同學,也都在看著自己,秦書語氣莫名地感慨:“沒事,剛才做了個噩夢,你們繼續午休吧……”

    確實是噩夢,一個長大后的噩夢。

    只不過秦書知道,那不是噩夢,而是自己穿越了。

    倒數第二排的紀律委員常乾坤,看了秦書一眼,冷著臉道:“班里不許制造噪音!”

    秦書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樂了,這二狗子,果然還是熟悉的味道,明明剛成年,卻已經跟《人民的名義》里,機關領導跟前的一些馬屁蟲,還要狗性十足了。

    不過現在自己心情好,也懶得理他了。

    因此,秦書只是拿起桌子上的筆,習慣性地在指間轉筆。

    手一碰到筆,心情就放松了。

    精神與身體漸漸融合,心里卻是想著穿越后的信息。

    ……

    自己,似乎是回到了高三少年時期,但這個世界,卻又有些不一樣。

    自己所在的星球,叫水星,只此一點,就讓秦書意識到了不對。

    又不是網文作者,球媽你這么水,真的好嗎?

    而且秦書搜遍這具身體的腦海,也沒找到愛嚶斯坦、袁水稻這些知名大神的有關記憶,想到這里,秦書就碰了碰身邊的任震,摸上了他的大腿。

    嗯,牛仔褲,小伙子大腿觸感不錯,有前途。

    咦,沒反應?

    平時摸得太多,習慣了?

    想到這里,秦書手上用力,大力地搓揉了一下,同桌任震身形一震,趴在課本上的頭轉了過來,默默地看著秦書。

    見吸引到了對方注意力,秦書友善地笑了笑,右手在對方腿上上滑,摸到一個**的地方。

    目標出現,秦書忍不住舔了下嘴唇,看著同桌,眼里透出“你懂的”的眼神。

    任震家條件不錯,營養足,一米八的個子,平日里朋友圈好說話得很,猶豫了一下,臉上一紅,最終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嘿嘿……

    秦書飛了個媚眼給他,隨即就伸出自己那又細又長的食中兩指,探進男同桌大腿上那個又黑又緊的……褲兜里。

    “兄弟,別緊張,我不是變態……

    嘿嘿,把你手機借我玩會!”

    任震已經無語了,死狗一樣地趴在桌子上,眼睛卻幫看著外面走道,防止班主任突然出現。

    秦書熟練地先按了下綠色電話鍵,又按了下“井”號,屏幕解鎖。

    “和前世一樣,智能手機剛剛風行,全屏的智能機還不多,價格還貴,但這種上半面是大屏幕,下半面是功能機按鍵的手機,國產山寨貨卻只要七八百就能買到了……”

    秦書心里想著,就打開了“qq瀏覽器”,在搜索欄里,輸入了“愛嚶斯坦”四個字。

    搜索結果:“愛斯愛慕貼吧歡迎你。

    《嚶嚶怪》作者被讀者堵在家里,報警卻被警察書友反手遞刀片!

    愛因何存在?絲滑柔順,絲坦牌絲襪,給你坦誠相見的感覺!

    ……”

    秦書一頭黑線,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玩意兒!

    想了想,再搜了一下“雜交水稻”四個字。

    搜索結果:“震驚!光天化日,《逆流2004》作者木子心竟在水稻田里做這種事情!

    大快人心!網文作者天煌貴胄按摩房里跳樓,幸被機智民警一記猴子偷桃,當場救下!

    我國今年水稻產量下降、價格持續三年上升……

    ……”

    連續搜了好幾下,秦書發現了一個問題:無論自己搜的詞條多么古怪,人名也好、物名也好,有極大一部分,都不存在。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秦書的錯覺,總覺得這些新聞里,“網文”類的消息出現得很頻繁,雖說這幾年網絡,已經逼得傳統步步后退,但能達到上網絡新聞的地步,已經遠超前世了。

    網絡圈,前世那些知名的神作,諸如《紅樓仙緣》之類的,也都沒有出現。

    咳咳,好吧,現在時間點還靠前,重點是那些前世本該火起來的網文,秦書同樣沒搜到。

    這時候,還沒太多app,但在任震手機的“書籍”選項下,卻有著十幾個格式的電子書。

    看來,這個世界很有趣啊!

    網文圈是這樣,娛樂圈呢?

    秦書思索著,正要再搜一下娛樂圈的消息,渾沒注意到旁邊的任震,已經瞄了過來。

    “臥槽!你竟然逛網頁!我那5塊30兆的流量啊!”

    心疼、壓抑的聲音響起,任震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過手機,翻看了下網頁瀏覽記錄,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愛嚶斯坦?這是雞屁股旁邊哪個斯坦國家?

    雜交水稻?臥槽,你是不是也看網上那個嘩狗視頻了?可他娘的水稻怎么雜交?!

    書大!

    秦先生!

    秦大爺!

    你能不能心疼心疼我這流量啊……”

    那可憐巴巴的聲音,聽得秦書一頭黑線,這都什么鬼稱呼,我又沒在91霹靂國際多媒體,當看門大爺……

    秦書趕緊道歉,卻是前世手機各種刷視頻、微博習慣了,渾沒想起,現在這是個5元30量,能用一個月的神奇年代。

    兩人雖然刻意壓抑了聲音,但“竊竊私語”仍舊被后面的紀律委員常乾坤聽到,常乾坤毫不猶豫,一個紙團砸在任震頭上,眼神里滿是警告。

    任震瞧了瞧常乾坤,又瞧了瞧秦書,捂著頭繼續午睡。

    “來自任震的怨念值+66!”

    秦書:“???”

    怨念值?

    眼前,仿佛突然出現一個新世界,無窮無盡的信息洪流,只如電影中穿梭時空般地炫目,秦書揉了揉眉心,許久才恢復過來。

    心念一動,眼前先是閃過一個太極圖案,再清晰時,就變成了一個九星連珠背景的主頁面。

    連成圓珠的九顆星星,俱都是一片黑寂,秦書精神力集中到上面時,就得到一個信息:怨念值達到1000時,可隨機開啟前六顆星星中的一個。

    至于這九顆星星到底代表了什么姿勢,目前還不知道。

    而在這九星連珠中間,還有一個抽獎選項。

    “宿主可消耗250怨念值,隨機抽取任一星辰中的隨機一項兌換!”

    目前擁有怨念值:66!

    好吧,還不夠一次抽獎的,秦書看了看同桌大腿,猶豫著要不要再摸上一會,先訂個小目標,摸他一個億再說……

    想想還是算了,自己和任震關系不錯,但也僅僅是不錯,用對方點流量,對方都要心里埋怨自己,這要是讓對方覺得自己是個哲學家,恐怕同桌情都要變成塑料的。

    秦書沒有注意到,自己對于這個類似于“金手指、外掛”的東西,一個明顯超越人類層次的東西,竟然沒有太多的不適,十幾分鐘的時間,就已經適應過來。

    內心之中,無比興奮與精神充沛。

    “九星連珠,怎么跟‘蜀山ol’里,天書降世似的?

    聽這意思,九顆星星代表一個分類,就是不知道怎么個分類法……

    看來我還是盡早升到250怨念值,抽下獎試試水,這樣才能得到有效信息……”

    ……

    人在精神集中的時候,總是忘記時間的流逝。

    秦書心思電轉,在那里想事情時,午休時間已經過去,班主任兼物理老師的任向陽,如往日一樣來到教室,講完課后,就把目光轉向秦書、任震,以及另外幾個說過閑話的學生身上。

    此時的秦書,聽課聽得無比認真,任向陽走到他的身邊,見他認真地寫著作業,原本責罵的話,就咽了下去。

    他沒想到,原本成績一般的秦書,竟然會突然這么好學起來。

    與之相比,常乾坤短信上的其他幾個人,就顯得分心多了,一副作賊心虛的樣子。

    教訓了幾句,班主任任向陽又看了下秦書,在下課鈴聲中,離開了教室。

    接下來的一節課,是化學,秦書同樣認真無比地聽課,前世在社會吃過苦頭的他,知道學生時代的珍貴。

    只要肯學,就有收獲,未來就能得到十倍百倍的回報。

    不上學,當然也有前途可言,但勢必要付出十倍百倍的辛苦,那些混she hui hun出頭的老板們,沒一個會讓自己兒女,繼續當文盲的。

    但這個道理,身邊的同學,目前尚還在懵懂之中。

    常乾坤就沒有這些概念,他目前腦子里一心所想,還只是在一群“差生”面前,抖抖自己“紀律委員”的威風。

    “再敢說閑話,你就給我小心點!”

    “呵,還敢完,臉還湊了過來,一臉有恃無恐的樣子。

    不說他“學痞”的威懾力,就說他“紀律委員”的身份,若是因為“管束同學反被打”,班主任那里,就夠秦書喝一壺的。

    “哈,不敢打么?臉都湊你跟前了,你都不敢打?怎么,秦書你怎么不牛了?”

    常乾坤更囂張了,聲音都大了許多,引得班里大部分學生都看了過來。

    見此情境,他內心理是興奮,有種扮古惑仔招搖過市、沒人敢惹時,那種奇異的心理滿足感。

    當然了,還要再加上羞辱秦書的kuai gan。

    那幾個說風涼話的家伙,臉上的嘲笑意味更濃了,仿佛撿了錢一般地高興。

    前桌的一個女生皺眉道:“夠了!常乾坤,別欺人太甚!”

    常乾坤一挑眉毛:“許婷,你是語文課代表,紀律上的事你少管!我調教秦書,關你……”

    “呯!”

    話沒說完,常乾坤臉上得色還沒消失,就見秦書握住他的手腕,猛地砸在書桌上。

    那劇烈的力道,直震得書立一陣晃蕩,劇烈的疼痛,幾乎在一瞬間,席卷常乾坤全部神經。

    臉,一下子就疼得扭曲了……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74!”

    常乾坤一下就懵了,自己正享受妹子“敬畏”的目光時,手里這個弱雞,怎么突然就反抗了?

    這不高中生啊!

    手掌被撞在桌子上,雖然疼痛,但驚訝反倒大過憤怒,他甚至不明白秦書為什么突然這么大的膽子。

    常乾坤不可置信:“你?!你敢打我?你是找死呢吧?!!”

    而在秦書心里,卻是有些瞧不起他。

    有沒有搞錯?

    自己雖然摸自家可愛小同桌那么半天腿,玩他機兒,還流出了那么多量……

    但那可是我同桌,我可愛的桌桌呀!

    對方明顯心里有自己,貢獻的怨念值,這才只有66怨念值。

    而眼前這貨,看著兇惡,還他喵的梳了個四六分頭,被自己這么襲擊,竟然才貢獻74怨念值!

    都不夠自己一次250的抽獎!

    這么小氣的嗎?

    “!

    250-10!

    嗯,我數學很好,沒算錯!

    既然如此……”

    秦書毫不猶豫,也不理會常乾坤的疑惑與憤怒,抓起對方的手腕,照著桌子又是一記猛摔!

    “呯!”

    “啊!”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137!”

    幾乎在常乾坤痛叫出聲的同一刻,秦書終于湊夠了第一個兌獎用的250。

    “你特么……”

    常乾坤怒火如潮,忍著痛,揮起左拳就往秦書身上打,卻因為右拳受疼,出手間就沒個準頭,被秦書輕松躲過,并且再一次抓住他的左手。

    “!!!”

    看著自己被抓的左手,再感受著右手上的火辣辣,常乾坤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

    “……

    這零零散散的……要不,湊夠300整?”

    腦子里還在想著,秦書手上已經行動起來,又是對著桌子一記猛摔……

    “呯!”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199!”

    秦書眼睛一亮,這他喵的,一次比一次爆增,這要多來幾下,豈不是要出爆擊?!

    等于多少?

    這已經超出了秦書高三的數學水平,他只知道,如果自己再摔對方幾次,說不定一次就能達到250,夠自己抽一回獎的。

    看向常乾坤的目光,頓時就變得柔和了。

    “臥槽尼瑪!”

    常乾坤左右手互搓,減輕痛感,正想揮開了架勢,跟秦書打上一架,一眼看到秦書瞧自己的熱切目光,眼角余光又看到教室外走道里任向陽的身影,腦子就是一涼。

    自己“混混”的名頭,唬不住秦書!

    事情鬧大了,自己在班主任那,也落不了什么好結果!

    想到這里,常乾坤深吸一口氣,兇狠地看著秦書:“好!你給我等著!”

    他已經決定,今晚就找人堵秦書!

    可惜,耽誤的這一會,已經讓秦書算明白了一件事……

    !!!

    差一點就到500了!

    這樣的結果,讓秦書哪里舍得放常乾坤走?

    秦書:“等一下,我老公呢……呸呸呸!不是,沒后半句!!!”

    見前桌許婷怪異的目光,秦書只想給自己來一巴掌,小視頻雖然只有70秒鐘,但已經被自己記到了骨子里,這時候不小心就說漏嘴了。

    算了,看片千遍,不如一妹在懷。

    有些事,用手,比用嘴有用!

    就在許婷驚訝的目光、周圍同學古怪的神情之中,秦書上前搶住常乾坤的雙手,就要往桌子上繼續砸。

    “臥槽!你干啥?放手!你給我放手!”

    常乾坤拼命掙扎,心里一萬頭羊駝奔涌而過,看著秦書的目光中,除了怒火,多了一絲驚恐。

    這,分明就是一頭禽獸啊!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199!”

    秦書抱著對方的手,一邊往桌子上靠近一邊看向前桌的許婷:“婷妹子,幫我算算,等于多少……”

    許婷眼睛眨也不眨:“675!”

    秦書一呆:“這么快?你什么時候兼數學課代表了?”

    許婷鄙視地看著她:“你就不會把1?”

    “……”

    秦書突然就沒力氣了,松開了手。

    這么多年沒上學,腦子都被狗啃了,還有什么臉面,再去欺負可愛的紀律委員……

    常乾坤驚魂未定,看著秦牧的眼神,兇狠之意都沒那么明顯霸道了,坐回了座位,臉色陰晴不定,不確定今晚是不是去堵秦書……

    他被秦牧嚇到了……

    任向陽看見了兩人拉扯的身影,但這時見沒事后,也就沒再詳問,小事化無。

    他今年不到30,剛進學校沒幾年,婚都沒結,只想坐穩高三班主任的位置,不想節外生枝。

    此時見秦書繼續認真寫作業,不由得多看了他兩眼,心里升起了一陣好感。

    “刻苦好學,好學生啊……”

    ……

    秦牧確實想當個好學生。

    考個好大學,出去撩妹,屁股都敢自信地多往前挺兩寸。

    因此,耳聽上課鈴聲響起,哪怕對“抽獎”再感興趣,秦牧都收下心,認真學習。

    把目光,完全集中在剛剛嫁人的可愛語文老師身上。

    語文老師叫何潔,大家不知道名字,都叫她何老師。

    語文課,是學生們最喜歡的課程,有什么閑事,就在語文課上做。

    身為語文課代表的許婷,都悄悄地從抽屜里,摸出本青春女生向雜志,看得小臉微紅,還時不時抬頭裝作認真聽講的樣子。

    這樣的情況,何潔自然心知肚明,也不在意,只是對認真聽講的秦書,多了分好感。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5!”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1!”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3!”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2!”

    這一節課,時常也能收到常乾坤零零散散的怨念值,秦書也不在意,甚至有些想笑。

    下課鈴聲響起,看著語文老師,風姿綽約地離開,秦書嘆了口氣。

    這果然不是前世地球了,自己前世的語文老師,可是姓白的……

    這樣的細微變化,時刻提醒著時間的流逝,讓秦書有些郁悶。

    心情低落,乘著第三節下課時間,秦牧選擇了抽獎。

    同桌任震、常乾坤,開始給自己貢獻了675點怨念值,加上常乾坤后來零零散散的進項,足有700多點的怨念值。

    “可惜,差一點,就是三個250了……”

    紛亂思緒中,秦書啟動了抽獎選項。

    九顆連成圓珠的星星里,三顆黑暗如故,剩下六顆,卻是快速地閃爍著光芒,就像是鎮上老街那邊坐在門口板凳上小姐姐們的大腿,一張一合間,就能吸引人全部的心神。

    “停!”

    光芒停止閃爍,在秦書怪異的表情中,聽到這樣的提示。

    “獲得生活類d級兌換:竊格瓦拉盜竊術!

    注:僅限電瓶車!”

    秦書一捂額頭,哭笑不得,渾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兌換,自己這是以后偷電瓶車養家么?

    秦牧所在的鎮子叫“水寨鎮”,算是建設最落后的那種城市,但電瓶車也已經流行開來,許多買不起車的窮b老師都在騎。

    可秦書自覺是個讀書人,高三風華正茂小青年一個,祖國的花朵,she hui zhu yi的接班人,哪能干偷電瓶車這種事情?

    這輩子都不可能干!

    不過,無論秦書愿不愿意,相關的電瓶車盜竊小姿勢,已經隨著白光融入到他的腦海里,清晰無比。

    甚至于,搞得秦書左手都癢癢的,想拿著自己的螺絲刀,cha jin個螺絲凹處轉幾圈,哪怕是蹭蹭,也能解解內心騷癢。

    ……

    不過,這倒是讓秦書了解了一點兌換的內容。

    “生活類”,既然有盜竊,想必也有其他姿勢,就是不知道有沒有廚藝,未來也好下面給妹子吃。

    “抽!繼續抽!”

    250怨念值消失一空,換來的,是抽獎轉盤再一次地旋轉。

    這一次,讓秦書更意外了。

    “獲得武俠類d級兌換:雙指探穴!”

    眼睛,一下就亮了,這不是悶油瓶的絕技么,應用廣泛啊!

    不過,詳細看了“雙指探穴”的介紹后,秦書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在電影中,常有主角潛入敵營,一掌打在敵人后頸,把人打暈的場景,這一點,在現實里確實可以做到。

    在人的后頸處,有許多致命的血管、神經,如果手法不合適,甚至有可能把人打暈、打死,不是鬧著玩的。

    “d級雙指探穴,以一定指力,按壓對手左右任一頸動脈竇,可使普通人暫時暈迷……”

    秦書腦海里閃著這些信息,手指,已經按向自己的左右頸動脈。

    輕輕揉按著這兩處,能讓人血壓暫時降低,秦書熟悉著這些手法,雖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能夠用上。

    這兩個d級能力,并不是抽到后,就熟練掌握,同樣需要練習。

    一邊熟悉,一邊瞧著前排幾個女生的脖頸,秦書突然就樂了。

    瀛島電影里,經常有那種給妹子按摩,結果悄悄使壞,用藥油把妹子按得欲罷不能的橋段。

    自己倒好,根本不用道具,直接就能把妹子按暈過去,然后……

    嘿嘿嘿……

    豈不是隨便在她們臉上寫“正”字?

    好技能,必須練熟了!

    坐在前排的許婷,全身一個激靈,莫名地回頭瞧了瞧秦書,總覺得后心發涼,似乎被狼盯上了。

    ……

    心里清凈,時間就過得飛快,下午放學鈴聲響起,眼瞧著周圍同學,撒丫子往食堂、校外飯鋪里跑,秦書一時還有些不習慣。

    學校食堂太神奇,難吃得讓人懷疑人生,秦書如前世一樣,選擇去校外飯鋪吃飯。

    這里,大多是移動車小攤,雞蛋灌餅、肉夾饃、炒面條之類,多不勝數。

    也有炒小菜、做面條的小門面房,吃一頓也才一兩塊錢,秦書心情復雜地來到一個炒菜館,一塊五一小盤炒素菜,五毛錢兩個饅頭。

    味道一般,環境也一般,記憶深處的高中生活,卻一下子都生動鮮活起來,不再像先前那樣,總有種久遠的味道。

    兩個小饅頭吃個半飽,摸摸兜,牛仔褲前兜里,摸出了一堆五塊一塊的。

    自己高中時,這么窮b的嗎?

    “是不是該搞點副業,賺點錢了?”

    秦書心里除高考、賺怨念值外,又多了一件事情。

    只是,怎么賺錢?

    沒時間、沒資本,如果不是整天餓著肚子,怕身體部件都發育不起來,秦書還真不會有這么強的賺錢想法。

    畢竟,自己還是個100多斤的孩紙。

    可惜,現在賺錢已經迫在眉捷,再不補充足夠營養,自己估計還和前世一樣,短得只能盤在腿上。

    一個晚上,秦書一邊做題,一邊在想這件事。

    “晚自習要結束了,大家都結伴回宿舍!晚上沒事別出來!”班主任任向陽特意進班叮囑道。

    秦書心里想著賺錢,沒太在意,回去的速度,就有些慢了。

    一手拎支筆,一手拎本書,秦書穿過男宿舍區里的后門,眼前是一段燈火闌珊的低矮民房區。

    兩邊的小黑巷子,黑洞洞的,顯得有些嚇人。

    秦書有些擔心,里面會不會突然沖出個女流氓搞自己?

    “書哥,怎么走這么快?一起聊聊?”

    背后,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一只胳膊同時摟在自己肩上,小臂輕扣著自己脖子,顯示其主人不友好的態度。

    常乾坤!

    他還是忽視不了秦書的“挑釁”行徑,決心教訓秦書一頓。

    否則班里那些人,會怎么笑話自己?

    常乾坤近乎一米八,壯實得很,比秦書還高些,甚至懶得找同伴堵秦書,一個人就來了。

    想到這里,常乾坤忍不住有些得意,右小臂挑了挑秦書下巴,譏笑道:“書哥,怎么不說話?白天偷襲我,你膽子不是挺大的么?現在怎么嚇傻了?”

    秦書試著掙扎了下,發現對方很小心,沒再給自己偷襲的機會。

    心里,反而興奮起來。

    白天自己一下下的,那“怨念值”翻著番地往上漲,只那一會,就給自己掙了兩次抽獎機會。

    現在不是在班里,自己就算是把對方艸上一頓,那也只隨自己高興!

    想到這里,秦書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興奮,頭先是用力先前掙扎,騙得對方力道后控時,這才猛地一仰,后腦勺狠狠撞在常乾坤的鼻子上。

    兩世為人,秦書對于打架早就看得開了,不像其他正常學生那樣,遇見小混混、打架,就心里發虛。

    “今晚不把你艸得喵喵叫,我就不是你91秦大爺!”

    有了怨念值的期待,秦書打起架來,就分外地暢快,甚至有些肆無忌憚!

    學生間不疼不癢的打斗,他根本沒有想過,一上來,就照著對方的弱點懟,如果不是怕自己下手沒輕重,直接就跟那機智民警一樣,海底撈常乾坤的蛋蛋了。

    這直接出乎了常乾坤的預期,毫無防備之下,躲都沒法躲。

    “啊!”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113!”

    常乾坤整個人都縮了起來,跟個蝦米似的,鼻子又熱又酸,扶鼻子的胳膊上,血跡一片,淋得磚頭路都濕了。

    稍一不自覺地用鼻子呼吸,就是一陣入腦的疼痛,酸得眼淚鼻涕直流,苦不堪言!

    這一記打得好狠!

    常乾坤心里一片恐懼,他也是從小打到大的人了,可平日里打架,哪怕是混混,也很少直接對著臉、后腦、下三路招呼的,因為出手太狠,怕沒個輕重弄出了事。

    可秦書兩世為人,早看透了這些東西,一個小流氓過來找自己麻煩,下手再有顧忌,那就純粹被人當rbq擺弄吧!

    自己是個學生,這是層保護罩。

    更重要的是,自己可是未成年,受《未成年人渣保護法》保護的未成年!!

    哪怕往后再走十年,那些17歲的未成年人渣,tou pai支教女老師洗澡,把視頻傳播出去,這么惡劣的事情,都才拘留十天,罰款500塊就p事沒有了。

    更別提那些殺人放火、搶劫砍人的,一個個因為“未成年”的身份,天怒人怨都不判死刑。

    與之相比,自己借著“未成年”的名頭,收拾常乾坤這樣找自己麻煩的混子,那簡直是心安理得,不打都對不起《未成年人保護法》對自己的保護!

    “坑一是為罪,坑萬是為熊,坤哥,你就是我人生崛起路上的那個‘一’啊!”

    感受著身后常乾坤的悶哼聲,以及怨念值的提示,秦書哈哈一笑,轉身一腳,直接把對方踢倒在地。

    沒說的,打!

    如果自己是個老實學生,此時估計都被對方扇臉了,想到此處,秦書就是又一腳踢在對方腿上。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277!”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199!”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195!”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151!”

    “……”

    幾乎每隔十幾秒,就會得到一次怨念值的提示,像一個拋物線一般,先上升,再下降。

    打人很累,常人用力揮幾下拳頭,力氣都能消耗得氣喘吁吁。

    待到踢常乾坤五六腳,也才給自己只提供30多怨念值時,秦書腿都軟了,心里,卻是痛快得無可言喻。

    太爽了!

    一個小流氓,找自己麻煩,卻被自己按在地上摩擦。

    瞧著對方從囂張、到震驚,再到恐懼害怕,這一整套中裝逼打臉的流程下來,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桑拿房里找了個技師妹子,一整套下來,骨頭都松了。

    這種感覺,爽!

    打人時,秦書就沒懟弱點了,不是腿就是背,一陣暴踢下來,還沒打對方鼻子那一下狠。

    舒了口氣,瞄了眼系統頁面,發現只這一頓,怨念值就已經達到了1791。

    自己兩次抽獎,目前99%的怨念值收入,俱都是來自眼前這個可愛的藍孩紙……

    想到這里,秦書心里就是一軟,俯身把常乾坤扶起來:“疼嗎?”

    溫柔的語氣,常乾坤開始還有些害怕,見秦書好像有些后悔的表情,這才示弱地“嘶”了一聲,表示身上疼。

    他是被秦書打怕了,心里害怕得厲害。

    小混混就是這樣,警察來了他都敢恐嚇你,但遇上個更狠的,就比誰都老實。

    “疼?疼在你身,痛在我心啊~~”

    說完,秦書就拍了拍對方身上的土,翻起對方的衣兜來。

    上身襯衫,有個上口袋,摸摸。

    嗯,半包煙?不要!

    兩個硬幣?沒收充公!

    常乾坤一愣,不明白這是在干什么,嘶啞地聲音問道:“你……你干什么?”

    秦書一臉善意地微笑:“舔包!”

    “什么……什么意思?”

    “沒事,和你說了你也不懂……”

    “哦……等等!這錢是我的……”

    “所以我現在在舔包……”

    秦書摸著對方牛仔褲屁股兜,一把掏出三十多塊錢來,再摸向另一外兜時,對方卻是死活護著,說什么也不行了。

    “這……這是我生活費!你……你……你別搶……搶了我沒錢吃飯……”

    常乾坤整個人精神都崩潰了,誰能想過前一秒還一副和善臉的秦書,轉眼就開始搶起錢來?

    挨一頓毒打,已經很殘酷了,你現在還要搶走我的錢,還有一點人性嗎?!

    說好的未成年心智不成熟呢?

    說好的高中生單純純潔呢!

    眼前這就是個禽獸啊!

    秦書恥笑道:“白天還聽你吹著家里有錢,校外兄弟一大群,沒事跟人去‘月牙街喝酒’呢,現在慫什么?沒錢吃飽?沒錢找你那校外兄弟借啊!”

    一用力,那最后一個兜也被自己掏了出來,足有五十多塊。

    加上先前舔的包,足有100余塊。

    自己兜里有50塊,是因為沒零錢了,平日里身上也就帶個十塊二十的,怕掉錢。

    對方身上能帶這么多,在學生里,已經算是土豪了。

    秦書一臉感激:“謝謝坤哥,知道我沒錢吃飯,還特意送包上門讓我舔,以后多聯絡,好兄弟!

    唉,果然是‘坑一是為罪’,我現在心里,就充滿著負罪感……”

    拍拍對方肩膀,秦書直接離開,只留下背后一臉崩潰的常乾坤。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499!”

    身形一頓,猶豫了會,秦書還是揮了揮手,沒有回頭。

    子曰:薅羊毛,要慢慢薅。

    一下子把人薅得****,此非智者所為也……

    走出二十余步遠,后面突然傳來常乾坤的哭聲,剛開始還只是小聲抽泣,后來卻是聲音越來越大,情緒越來越委屈,直到破罐子破摔地號淘大哭。

    誰能想到,自己吃完晚飯抽著煙,正想愜意地打個同學娛樂娛樂呢,結果……

    遇到黑惡勢力了!!

    打了自己的人,血流一地……

    搶了自己的錢,一毛錢不留……

    “來自常乾坤的怨念值+199!!”

    原文繼續閱讀

    本連載于“貍貓”,為保護作者權益,請點擊上方鏈接到原網站繼續閱讀!24
2019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