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玄幻小說 > 明日求生系統 > 第301章 戰爭、和平、新世界(完結章 )
    聯盟與帝國的交戰意料中的爆發,導火索是帝國公主。

    對方在出訪沙石堡科技會分部時被當成聯盟高層被隱藏在沙石堡深處茍延殘喘的傭兵叛軍劫持,這群叛軍被掃蕩數次已然還沒滅亡,主要是地理環境影響了聯盟的追蹤,哪怕是崔遠帶人再去掃蕩都不一定能掃蕩干凈。

    聯盟知曉身份后選擇第一時間將其保護送回帝國,哪怕帝國與聯盟陳兵邊界但誰也沒有率先開啟戰端的想法,畢竟從古至今戰爭都需要師出有名,哪怕僅僅只是一個借口,歷史上很多戰爭的起因其實很有戲劇性。

    但就像叛軍茍延殘喘背后有人暗中支持一樣,這次護送本來很安全,但最終還是出現了意外,沙塵暴出現的時候,隊伍內亂爆發戰斗,混戰間帝國公主與保護她的聯盟傭兵消失于茫茫沙塵暴之中,等帝國知曉消息要聯盟交出帝國公主的時候,聯盟哪里去給帝國變一個公主出來,也是因此,在聯盟歷55年時,進行邊境沖突一年之久的聯盟與帝國終于開戰了。

    意料中的沖突,意料外的發展,帝國公主最終還是被崔遠帶人在茫茫沙海中找到了,時間是戰爭爆發一周后。

    引導這次戰爭的幕后黑手也是被揪出,很意外,居然是聯盟的數個大家族,連沙石堡的叛軍也是這幾個聯合家族的手筆,早在聯盟發現黑漆半島的黑漆石油之前就在進行不可告人的秘密行事,如果他們真能占據黑漆半島,未嘗沒有以此成為聯盟與帝國之外的第三方國度,而且是需要雙方都忌憚的存在,只可惜他們最終還是暴露了,代價也是慘重的。

    見到帝國公主秋山光的時候,崔遠第一次感受到了名為心動的感覺,對方似乎也有所感覺,返程途中和他人打探出了崔遠的身份后就是沉默,長久的沉默。

    哪怕秋山光已經找到,但帝國并沒有因此停戰的意思,戰爭爆發期間秋山光無法被送回,便在被看管的情況下逗留于快樂101中,既然已經爆發戰爭,那自然也不能像最開始那樣輕易將帝國公主送回去了。

    讓人意外的是秋山光這個帝國公主是真正的和平派,在與帝國皇帝也就是親哥哥溝通無果后秋山光做出了讓人吃驚的舉動,選擇以醫療兵的方式加入到聯盟后勤軍隊中救治傷員。

    這無疑對帝國而言是一個極其沉重的打擊,帝國在最初的震驚過后瘋狂的再次發起進攻,調動的兵力可以說是史無前例,其中就包括聯盟忌憚已久的強化士兵。

    天選者與強化士兵的戰斗結果并不盡人意,除了崔遠和二十多名實力強大的天選者,普通天選者對上帝國強化士兵居然只能堪堪打個平手,要不是強化士兵出現到死亡只有一個小時的短暫壽命,也許帝國真的能一路打到遴選城。

    雙方很有默契的沒有動用最終的殺器蘑菇彈,科技會在這次戰爭中依舊保持中立,并且道出了誰先使用蘑菇彈就去支持另一方的宣言,那種fan ren lei的武器,只能用于對抗感染者上面。

    潛入an sha、離間反間、威逼利誘,在戰局如火如荼進行的時候,暗中不為人所知的諜戰也在進行之中,這些無名的英雄往往會用生命獲得一丁點對己方有用的情報,在戰爭的天平上為己方增加一絲微不足道的砝碼。

    潛入方面,無疑是聯盟占據了優勢,天選者可以說是最好的間諜,尤其是可以易容改貌并且個人擁有強大實力的情況下。

    戰局從夏天達到秋末暫停,雙方明面上暫且停戰,而諜戰則是繼續大肆進行已然不可阻擋,聯盟天選者間諜早已進入帝國首都捷卡德琳堡,無需質疑的是帝國間諜也肯定潛入了聯盟各大城市與總部遴選城之中。

    那個冬天,崔遠和秋山光一起走了聯盟很多地方,大多數是前線,可以真正知曉,秋山光是和平派,沒有人知道在帝國那樣環境下長成的對方為什么會擁有一顆醫者之心,或許就是這個原因才讓對方做出以醫療兵的身份加ru lian盟,以實際行動反對親哥哥的戰爭行為。

    在抵抗帝國的時候,聯盟也沒閑著,已經讓密探在帝國境內散布帝國公主有意終止戰爭但被帝國皇帝無視的消息,毫無疑問的是帝國民間大部分人是反對戰爭的,但貴族制的帝國,平民是沒有多少權利的,至于奴隸更是完全是私人所有產物,上了戰場就是真正的炮灰。

    有崔遠保護,帝國數次針對秋山光的an sha皆是失敗,這也是崔遠要帶著秋山光四處走動的原因,不然除非日夜讓其處于自己視線內,呆在任何一個地方都難保證是絕對安全的。

    秋山光對于親哥哥派人an sha乃至強殺自己的事情無言以對,她知道她一日留在聯盟,對方一日不會放棄對她的追查,能夠帶回自然是最好不過的,當然將其擊殺在聯盟境內誣告是聯盟殺掉的帝國公主,民間的非議可以說立刻就能改變。

    次年開春聯盟與帝國繼續開啟戰局,這一次帝國的強化士兵動用更多,多的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很多明顯未成年的少年乃至少女被派上了戰場,對帝國而言他們活十幾年的價值只有在激發強化藥劑的那一個小時。

    可以想象的是帝國如此行為絕對是在賭,賭聯盟擋不住今年的沖擊,賭帝國可以在短時間占據聯盟各處要地打到遴選城外。

    對此聯盟的回應是天選者的突襲,帝國皇宮確實難以潛入,但皇族和貴族府邸就不同了,除了崔遠之外十多名全身淬煉過的天選者半個月內就是擊殺了帝國幾十皇親國戚和幾百貴族而且只殺主家不動家眷和旁支,殺的帝國包括皇族在內的所有貴族都破了膽,停戰的想法越來越強烈。

    對帝國皇帝的an sha數次失敗,折損了一位天選者受傷兩位,但代價就是對方不敢走出皇宮一步,皇宮秘密口令到了半小時換一次的程度,因為天選者可以改容換貌潛入。

    當然聯盟這邊也是苦不堪言,除了崔遠還算輕松外,所有議員都遭到過不止一次的an sha,先后五名議員被成功擊殺,引起民間震驚。

    戰局發展成這樣已經超出了最初的預料,這才是第二年,如果繼續打下去的話,估計五年內聯盟與帝國高層都要換一遍,哪怕是中立的科技會都快看不下去了。

    聯盟歷56年冬,戰爭爆發后的第二年,一個讓帝國上下為之震動的消息被引爆,那就是帝國公主與聯盟議員崔遠成親,哪怕帝國皇帝都沒辦法在不見到秋山光的情況下剝奪她的帝國公主身份,就算強制剝奪,大家依舊知道秋山光是誰。

    崔遠終于成家了,老媽艾琳算是最欣慰的,哪怕兒媳婦是帝國人她也不在乎,已經近六十歲的她保養的比普通人好很多,但難掩鬢角白發已然出現。

    被崔遠保護了一整年時間,秋山光不可能不明白崔遠的心意,一年時間足以讓雙方了解彼此,其實主要是秋山光在熟悉崔遠,崔遠有天選者暗探打探回來的消息,對秋山光的信息掌握到對方兒時奶娘的名字。

    對崔遠的個人履歷,秋山光沒有什么意見,包括脾氣性格一年時間也足以了解,和崔遠一樣快要到三十歲的她也一直單著,哪怕帝國皇帝多次想要以她作為籌碼交好貴族皆是失敗,秋山光那出神入化的手術刀法讓所有對她有意思的貴族們都忌憚不已。

    聯盟歷57年春,在第三年戰爭開始之前,戰爭終于結束了。

    崔遠親自出馬去了北陸高原的捷卡德琳堡,生擒了躲入防核爆地下密室的帝國皇帝,隨同他的天選者們讓帝國明白,什么才叫做超凡!

    離家三年的秋山光重回帝國,在皇族被殺的七零八落的情況下,在貴族們迫不及待想要停戰的打算下,以女王之姿取代哥哥成為帝國真正的主人。

    秋山光上任后做了幾件事,幾件足以被載入史冊的事情。

    取消國境線與zi you貿易聯盟合并成為北方人族聯盟,帝國與聯盟成為過去。

    取消貴族與奴隸制、取消官員世襲制改為民間選舉、取消皇親國戚封地。

    她做出的這些事,無疑引起了強烈的反彈,不管是聯盟與帝國雙方都很難接受這件事,但這是聯盟早已經和秋山光商議做出的最終決定,在她登基之前就已經決定。

    帝國的反彈很好處理,掌握軍權的秋山光在崔遠的協助下很快撲下sao luan,那些已經成為過去式的貴族們要么選擇接受要么選擇滅亡沒有別的選擇。

    準確來說,在北方人族聯盟成立之后,秋山光也失去了女王身份,成為了北方人族聯盟北陸高原議長,名下和聯盟相似擁有十幾名議員。

    雖然已經聯盟,但雙方都知道,短時間內聯盟與帝國的殘留問題還是難以真正解決,只有讓時間沖淡雙方民眾的仇恨,進行文化互通、通婚、貨幣統一、語言統一等多種手段長期治理下去,方能真正的建設成北方人族聯盟。

    崔遠在其中充當非常重要的角色,他一人擁有北方人族聯盟兩個議員身份,也擁有兩張投票權,分別代表當初的聯盟議員以及帝國親王身份。

    聯盟歷57年冬,崔遠的兒子出生,對方的出現無疑緩解了北方人族聯盟內部的諸多矛盾,新生兒寄托了北方人族聯盟過億人的希望,而他的名字在經過慎之又慎的的選擇下終于選定。

    崔南印。

    以南印洲之名命名,其含義不言而喻,民間傳說三百年fan gong南印洲,或許在崔南印在世期間,這一奢望可以達成。

    聯盟歷75年,崔南印十八歲,已經成長為和曾經的父親一樣擁有偉岸身形的俊朗少年,也是在對方成年這一天,他被選為北方人族聯盟總議長,他的這一身份毫無爭議,他從出生開始到成年,寄托著曾經的聯盟與帝國所有人的希望。

    fan gong南印洲!

    fan gong南印洲!

    fan gong南印洲!

    在崔南印上任之后,整個北方人族聯盟都被調動了起來,在shi ba nian間北方人族聯盟先后解決了四號舊港深淵與二號茅斯沼澤深淵,遠在北方極寒處諾倫半島的深淵也經過確認,那里已經變成冰封世界,沒有感染者可以存活這么久。

    值得一提的是,在北方人族聯盟成立后,科技會終于選擇加入徹底成為北方人族聯盟一員。

    shi ba nian的發展,足以讓新生代完全與北方人族聯盟融為一體,他們從出生開始知曉的國度就是北方人族聯盟,也知道北方大陸外還有南印洲這塊被感染者占據的土地,知道他們祖先的故鄉被感染者占據,bei po從南印洲逃亡出來的事情。

    shi ba nian過去,崔遠和秋山光看起來更是沒有了屬于年輕人的朝氣,曾經的議員們已然全部卸任很多已經離世,新的議員幾乎都是經的崔遠與秋山光同意才加入議會的,其中就包括蒼梧、幽夜等戰勛卓越的天選者。

    崔遠老媽還活著,但外婆早已離世,老舅尚在,但舅媽已經故去,畢竟崔遠的年齡已經五十五歲了。

    大部分人都知道,他最多再照看北方人族聯盟十幾年,讓崔南印真正成長成熟起來就要退隱幕后了,哪怕他是北方人族聯盟的第一位天選者絕對可以長命百歲。

    秋山光即使過了五十歲已然保養的猶如三十多歲的樣子,歲月沒能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跡,當然崔遠也不會真的以白發蒼蒼的樣子出現在世人面前,說他四十歲絕對會有人相信。

    崔南印有崔遠的真傳自然以十八歲之齡就已經成為全身淬煉的天選者,對方的實際年齡也和當初的崔遠一樣超過二十五歲,沒有人可以輕易獲得什么,想要實力總歸要時間來換取。

    fan gong南印洲絕非當初清理血林深淵那么簡單,那整片大陸都是死地,是被感染者占據的區域,不過北方人族聯盟在科技會的加入下已經今非昔比,在十多年前北方人族聯盟就已經進入了納米材料時代,包括納米機器人治療、納米材料運用以及武器能量化的轉變。

    像普通的傷殘有納米機器人治療痊愈的極快,仿真器官與四肢都不再是幻想而已經成了現實,整個北方大陸被一統的情況下,對物資的累計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部分區域早已經比感染降臨前還要繁華,早已經進入了城市化發展時代,營地的話,只有少數偏遠區域還存在,它們的存在表明了歷史的真實性。

    在fan gong南印洲的第一年所有人都是做好了艱苦卓絕的數十年戰斗準備,但久無對手的北方人族聯盟沒想到,南印洲的普通感染者已經弱化的近似乎骷髏的程度,數量也早已沒有當年的百億甚至可以說百不存一。

    要知道,感染者若是沒有血肉補充,感染血液最終會干涸導致感染者力量退化的乃至死去的。

    當然,除了普通感染者,類似茅斯沼澤的吸髓者與舊港那里被輻射影響的變異感染者還活著并且還有很多,只不過沒有了普通感染者作為最大的武器,在北方人族聯盟執行穩打穩扎的穩步推進戰術后,收復南印洲比想象中要容易的多。

    聯盟歷80年,南印洲過半土地已經被收復甚至已經有諸多城市作為前線基地和放下被建設起來,在有北方大陸作為后援的情況下,來到南印洲的人們肯定不會再像當初抵達北方大陸的幸存者那樣日子過得苦巴巴的,甚至要狩獵為生。

    崔遠在當年正式宣布和秋山光一起離任,以他六十歲的年齡做出這種事情,沒有人會有什么意見。

    崔南印最初很不適應沒有父母指點的情況,多次來崔遠住宅請求作戰計劃但都被崔遠拒絕,確實,他崔遠依舊擁有著天選者總學院校長的身份,但已經不再是聯盟議員。

    對于崔南印的行為崔遠用拳頭回應,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別什么事情都來找老子,拿出你北方人族聯盟總議長該有的氣魄出來,哪怕帶人直搗原初深淵,只要有把握就去做。

    兩名天選者打架動靜無疑是非常大的,但旁觀的秋山光依舊面帶笑容在給花圃鮮花澆水,打架的結果是崔南印被崔遠打出院落完全只有招架沒有還手的余地,他放開十二分力氣也難以對抗過崔遠一只手,真要打的話,三回合是對方的極限。

    天選者之路最終還是被崔遠找到了繼續走下去的辦法,他參閱了諸多古籍包括北方人族聯盟成立后原本屬于北方帝國的武道秘籍。

    可以肯定的是對肉身淬煉完成后,接下來就是對精神力的淬煉,氣海是天地之氣的儲存點,那么神魂、意識或者說精神力應該也有屬于自己的儲存位置。

    崔遠花了整整外界五年時間才走出這一步,跨過那一步之后整個天地對他而言都煥然一新,具體的他沒有和任何人告知只寫在了一直更新的個人武道筆記里,哪怕是蒼梧距離他邁步的那一天都極其遙遠,可能一輩子都難以抵達。

    聯盟歷83年,對崔遠而言是一個極其悲痛的一年,先是舅舅維克多故去,之后老媽艾琳也受到了極大打擊,即使以崔遠和崔南印的身份幫助艾琳進行了最先進的醫療救治,也沒能多挽救對方渡過聯盟歷84年的元旦。

    老媽臨終時將崔遠一個人喊到床前告知了一個秘密,一個崔遠萬萬想不到的秘密。

    那就是他老爹崔烈早已不在這個世界,并不是故去,而是和當初意外出現一樣,也是意外返回,艾琳早就從崔烈留下的信息中知道了這件事,但一直隱瞞著直到逝去前才道出。

    “你,恨他么?”

    這是崔遠聆聽完老媽講述完畢后,沉聲問出的話語。

    “恨,但無濟于事,我早就看開了,他本來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只不過他當初沒有完成的事情,被我的孩子和孫子完成了,這是他萬萬想不到的。

    遠星城,遠星城故居我派人去找了,但沒找到當初來不及帶走的東西,那是他的收藏品,不是多貴重的東西,是他沒來得及帶走屬于他的世界的東西。”

    “是這個么?”

    崔遠聞言取出了一直存放著的木盒并打開,里面的東西不多,煙盒、鑰匙與手機以及古籍。

    艾琳看到木盒后目光一縮,望向崔遠的表情極為復雜,母子兩人各隱藏一個秘密長達數十年,但今天還是道出來了。

    “原來你早就找到并知道他的事情了。”

    艾琳笑了,笑的很是吃力。

    “老媽你還有秘密么,我可以和你換呢。”

    崔遠露出苦澀的笑容,他能清楚的感知到老媽身軀內生機的流逝,即使他將整個房間都充斥天地之氣也無濟于事,對方的每一個毛孔都像是篩子一般在外散生機,堵也堵不住。

    “老婆子我哪來的那么多秘密,真守著這么多秘密哪能活到現在。”

    艾琳眼睛微微閉起,她自己都感受到了死亡來臨。

    “我還有一個秘密呢老媽,你看一下。”

    崔遠的聲音帶著哭腔,像是小時候在和老媽撒嬌。

    艾琳再睜開眼時,面前的崔遠變了,變成了艾琳記憶中最深刻的模樣,那是當初bei po逃離遠星城時的模樣,哪怕不記得崔遠三十歲、四十歲的模樣,但她依舊記得崔遠十六歲的樣子。

    “這,是你變化的么?有心了。”

    艾琳顫抖的伸出手撫摸崔遠的面孔,她的手掌粗糙,但崔遠的臉柔滑。

    “從那年開始,我的樣子一直都沒變化,這是我一直保守的最大秘密。”

    崔遠以少年人的模樣望著老媽,目光含淚。

    “怎么會?”

    艾琳難以置信,誰能一直保持十六歲的樣子?

    “故事很長,要從那天我送表姐回家開始講起……”

    崔遠婉婉講述,艾琳的表情變化著,眼睛幾次閉起又睜開,當聽到崔遠講述到逃離遠星城的時候,她露出欣慰的笑容,語氣頗低:“原來是這樣啊,真好。”

    ……

    艾琳的葬禮出席的人不多,崔遠在葬禮上一滴眼淚都沒流,因為老媽逝去的當天,他已經流完了這一生所有的眼淚。

    崔南印因為這件事徹底成熟了,他的年齡已經二十六歲,正值一個人的精氣神最巔峰的時期,他在聯盟的威望已經超過了隱居的崔遠,因為他完成了歷代人都沒能完成的壯舉:fan gong南印洲!

    南印洲的收復依舊在持續,在天選者數量遠超當初的情況下,攻略原初深淵可以說輕而易舉,但意外的是崔南印一直保持著圍而不攻的姿態,在南印洲除深淵外所有土地上都已經出現人類的蹤跡時,在秋山光病危時,崔南印終于做出決定,帶人徹底清掃了原初深淵。

    聯盟歷111年,秋山光病危。

    次年離世。

    這一年,崔遠九十一歲,崔南印五十四歲。

    自這一天起,除了表姐尚在,崔遠在這個世界上的親人已然只有后輩。

    他和表姐長期居住在重建已經發展比原本更繁華的遠星城,陪著對方走完了人生最后一天。

    那一年,崔遠九十五歲。

    聯盟歷121年,進行長達數十年的研究后,曾經的科技會現如今的明日人族聯盟科技組織,從原初深淵發現的天外隕石中找到線索,成功打開了一個通往不明位置的傳送門,對空間的研究前后歷經八十年之久。

    這一天,崔遠等的太久太久了。

    ……

    地球、華夏、s市郊。

    一閃而逝的空間波動過后,一名少年的身影出現在那里,他背著深藍色登山包,表情沉穩的不像少年該有的模樣。

    他抬起頭,看到了頭頂的太陽,看到了白云,看到了遠處高聳的建筑群,也看到了周圍的樹木、腳下的地面、地上的草叢、螞蟻以及灰塵。

    這是一個沒有污染的世界。

    抬腿邁開腳步,少年的身形快速離去。

    十分鐘后,s市郊的一處城鄉結合部的小賣部門前,少年站定,他望著華族語標注的xx煙酒點了點頭。

    推門進入,柜臺后中年男子老板瞅了過來,看到了少年后愣了愣,見的人多了,還真沒見過如此氣度如此不凡的少年。

    一雙透澈明亮的雙眸蘊著無窮的吸引力,挺拔的鼻梁,星劍的眉,俊朗的面孔加上一米九的矯健身形,著實配得上一聲靚仔的稱呼。

    “靚仔有咩事呀?”

    “這樣的煙有么?”

    少年掏出一個煙盒,藍白色,打開后里面有一根煙。

    “zhong nan hai啊,五塊五。”

    少年看起來年齡不大,但難以分辨是否成年,老板想了想就是從柜臺下面取出一條煙,掏出其中一包,正是與少年拿出的煙盒一樣的香煙,上面三個大字頗為清晰:zhong nan hai。

    “終于找到了呢。”

    少年笑了,就著柜臺上的火機,點燃了拿出來的那煙盒中的唯一一根zhong nan hai。

    深吸一口,一股薄荷的味道傳入喉中,有點涼。
2019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