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女生小說 > 余生皆是喜歡你 > 第1939章 (1971章)結婚
    夜楷沒有立即離開。

    他到小溪里抓了幾條魚,撿了樹枝架起一個火堆。

    他將魚烤熟,遞給坐在一邊雙手環著膝蓋的女人。

    女人顫巍巍的接過他遞來的魚,無聲的說了聲謝謝。

    吃完幾條魚,女人的臉色看上去好了一些。

    她站起身,朝夜楷鞠了個躬,表示感激。

    夜楷目光冰涼如水,“感激的話,不如帶我離開這塊凹地。”

    女人盯著夜楷看了會兒,見他眸若清霧,面色清貴,看上去非富即貴,不像壞人,她點了點頭。

    夜楷沒有問女人為什么在密林,又是如何知曉出去的路。

    花了一個多小時,女人將他帶了出去。

    夜楷根據記憶,找到他讓薄瓷雪呆著的地方。

    只是一過去,發現人不見了。

    夜楷清貴的面上,出現了一絲沉冷。

    女人還沒有離開,她見夜楷四下尋找。

    她皺了皺眉,走到他跟前,輕輕拍了下手,想要引起他注意。

    夜楷眸中露出厲色,“怎么?”

    女人將夜楷帶到一處地方,她指了指四周。

    夜楷看了眼,這塊地像是被人踏過的樣子。

    他又細細一看,發現了一個扔在草叢里的bi shou。

    夜楷撿起來,眸色清寒。

    薄瓷雪和燕北被昨晚那群人帶走了。

    ……

    薄瓷雪和燕北被帶到了一個原始部落。

    部落的房子用石頭搭建而成,每間石屋都很大,看上去不太像那種窮得只能搭草棚的部落。

    薄瓷雪想到了司空家。

    也許司空家跟部落里的人有所勾結,會悄悄運送一些他們需要的東西進來。

    薄瓷雪和燕北被帶進來后,就被關進了一個類似囚室的石牢里。

    外面還有兩個人高馬大的原始人把守著。

    薄瓷雪的背包被收走,她和燕北身上什么武器都沒有了,只能成為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燕北倒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靠在角落,單手枕著后腦勺,嘴里叼著根野草。

    “沒想到跑這里來還坐了個牢,不過跟美人在一起,坐牢似乎也是件有趣的事。”

    薄瓷雪白了他一眼,就他這樣,是怎么當上神秘組織首領的。

    薄瓷雪的心思不在燕北身上,她想著夜楷,他沒有被關在這里,是不是代表,他并沒有被抓到?

    他沒有被抓到的話就太好了。

    “我說薄小姐,你們家殿下,會不會來救我們?”

    薄瓷雪一點也不希望夜楷馬上來救他們,他最好先去找到阿左阿右他們,帶了人再過來。

    到了傍晚。

    守在外面的人送了吃的進來。

    將東西放下手,嘴里嘰里呱啦的說了句話。

    薄瓷雪聽不懂他說了什么。

    那人離開后,薄瓷雪看著吃的東西,是一碗類似蟲子的東西,看著就讓人起雞皮疙瘩。

    燕北將碗端走,“你不吃?”

    薄瓷雪搖了下頭。

    “方才那人讓我們做個飽死鬼,明天他們部落,要對我們兩個闖進來的外族人,進行火刑。”

    什么???

    明天就要用火燒死他們?

    薄瓷雪看著吃得正歡的燕北,“你聽懂那人說的話了?”

    燕北挑眉,不置可否。

    薄瓷雪雙手抱住自己膝蓋,貝齒用力咬住唇。

    ……

    翌日。

    烈日當空,炙烤大地。

    薄瓷雪一夜未眠,面臨死亡,她并沒有多少懼意。

    只是想到父母,弟弟,閨蜜,還有不知所蹤的夜楷,心情沉重、復雜。

    和她低沉心情相反的燕北,昨晚他睡得很香,早上起來整個人都神清氣爽的,一點也不像赴死的樣子。

    也許他這樣的人,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吧!

    薄瓷雪和燕北被人押著,送到了一個堆著干柴的火堆上。

    幾十個拿著火把的原始人,圍站在火堆邊上。

    沒多久,一個老年人,帶著一男一女走了過來。

    年老一點的,應該是部落里的族長,四周的人都對他很是恭敬。

    跟在老人后面的男女,膚色跟他們黝.黑皮膚不一樣。

    女人是誰,薄瓷雪一眼就認出來了,是司空姍。

    男人滿臉的胡絡,小麥色皮膚,一雙眼很是犀利。薄瓷雪很快就想起了,男人是昨天從樹上跳下來的那一位。

    應該也是落部里的首領之一。

    薄瓷雪的視線,落在司空姍身上,“我要見司空凌。”

    司空姍冷笑,“你還有沒有機會見到司空凌,就要看你們殿下的決定了。”

    薄瓷雪心頭一驚。

    難道,他們要對她和燕北施實火刑,是為了引夜楷出來?

    司空姍看了眼頭,她也是不差的。你們殿下就算是逢場作對,對男人來說也不算虧。”

    薄瓷雪沒有說話。

    除了昨天吃點餅干,薄瓷雪已經很久沒有吃東西了。

    又渴又餓。

    她蜷縮在角落里,眼睛怔怔的望著門口。

    她要怎么樣才能見到司空凌?

    今天她和燕北火刑,司空凌沒有出來,他知道她被抓來了嗎?

    就在薄瓷雪腦海里一片混亂時,石牢發出一聲門被打開的聲響。

    夜楷被人帶了進來。

    薄瓷雪和他四目相對。

    夜楷被人推了進來后,門重新被關上。

    燕北嘖了一聲,“看樣子談崩了啊!”

    薄瓷雪起身,還沒來得及跟夜楷說一句話,看守石牢的人走過來,指了指薄瓷雪,讓她出去。

    夜楷扣住薄瓷雪手腕。

    薄瓷雪抿了抿唇,拉開夜楷的手,跟著那人走了出去。

    薄瓷雪被帶到司空姍的房間。

    司空姍坐在石凳上喝著酒,看到薄瓷雪過來,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看得出來,司空姍心情不是很好。

    司空姍沒有跟薄瓷雪寒暄,她直接了當的道,“我讓儲君在這里跟我成親。”

    薄瓷雪身子一僵。

    司空姍盯著薄瓷雪的眼睛,“他只要跟我成親,我就讓司空凌帶你們離開。司空凌手上的東西,對王室,整個s國都很重要。”

    “除了這些東西,現在還有你的命。他沒有給我答復,我也不想逼他,讓他考慮一個晚上。你從小跟他相識,想必也了解他性子,他是個一心為王室為國家的人。”

    “何況,我長得也不差,跟了他,他也不吃虧。”

    薄瓷雪看著誓在必得的司空姍,她神情間帶著癡癲和瘋狂。

    這個女人很狠,將她惹毛了,可能他們一個也離開不了。

    薄瓷雪抿了抿唇,“我會跟他說的。”

    薄瓷雪乖巧的態度,讓司空姍很滿意。

    “難怪我弟弟鐘情于你,你確實很識時務,討人喜歡。”

    司空姍心情不錯,讓部落里的人,準備了點吃的,讓薄瓷雪帶進石牢。

    薄瓷雪進到石牢,她看了眼夜楷,夜楷也看著她,點漆般的黑眸宛若兩汪幽潭,讓人看著有些發寒。

    燕北的視線在兩人臉上來回穿梭,挑了挑眉,“你們兩打啞謎?薄美人,他們叫你出去什么事?”

    薄瓷雪唇.瓣嚅了嚅,“司空姍要跟小楷哥哥在這里結婚。”

    燕北怔了一下,反應過來,哈哈大笑,“看來司空姍真的很愛你們殿下啊!”

    夜楷自始至終沒有說話,一雙黑漆漆的眸,只落在薄瓷雪臉上。

    薄瓷雪走到他和燕北跟前,將籃子里吃的東西拿出來,“先吃些東西吧!”

    夜楷沒有動,他看著薄瓷雪,“司空姍讓你來勸我,你接受了這些吃的,你想讓我在這里跟她結婚?”24
2019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