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都市小說 > 逍遙小仙農 > 第1015章 仙魔斗法
    或許在低輩修士眼中,運氣這種事乃是虛無縹緲之事,但是在他們這些紫府真人眼里,這運氣二字可就不是那么簡簡單單了。

    修為越是高深就愈發的明白這運氣二字的重要,尤其是宣化紫府真人更是如此,若是沒有那一絲運氣,他一介寒譜出身的修士又怎么有機會登臨這紫府之境呢。

    當初若不是門中師徒一脈與世家門閥紛爭愈演愈烈,那一絲運氣落在了他身上,又怎么會得了門中之助得以成就紫府之境呢。

    其他的紫府真人在漫漫道途之中又有誰敢說沒有一絲運氣就能修至這紫府之境呢,運氣在此等修士眼中已然是帶有一絲大道眷顧的意味了。

    道途漫漫,唯有天道永存,運氣這二字誰又敢說不重要呢?若是能得天道眷顧,自是道途順暢。

    “爾等何人愿去將此穴給點破?”

    上首掌教真人秦陽卓的聲音再度響起,諸真皆是凝神,先前出言的宣化紫府真人則是拱手言道:

    “既是由弟子稟報此事,弟子愿親身前去將此穴點破!”

    上首的掌教真人也是瑧首道:

    “好,既如此便由宣化紫府前去,剩余諸真需得防備那魔修之輩出手阻攔!”

    當下諸真皆是恭謹施禮道:

    “弟子等謹遵法旨!”

    隨即磬盤清音響起,只見上首的掌教真人拂塵一甩,那虛化身軀便是開始影影綽綽隱匿不見。

    而宣化紫府則是對著諸位紫府真人拱手道:

    “諸位真人,那貧道便動身了!”

    “宣化紫府自去,我等定不叫那魔修之輩阻撓你之道途就是!”

    說完各自拱手,靈光一閃諸真身形便是自這玄華宮正殿之中消失,那位宣化紫府已然是自東華派動身,前往了李哲所在之地。

    就在李哲等待之時,終于是等來了宣化紫府真人的回復:

    “門中已是決定,由本真親自前往,點破此穴,爾等只需靜候便是!”

    李哲聞言登時就是一喜,也是言道:

    “啟稟真人,此穴位置在??????”

    李哲正想將此處方位報出,卻是聽得那位宣化紫府真人的聲音再度響起道:

    “貧道已然知曉此穴位置,無需多言!”

    李哲登時就是咋舌不已,這等紫府真人之能著實是神鬼莫測,真當李哲感嘆之時,心頭就是忽的生出感應來,抬頭一看便是見這遠處一道宏大氣機在東華派山門所在之方向便是顯形,引得天地靈機一陣波動,顯然就是這位宣化紫府真人出行所鬧出的動靜。

    李哲身旁的于景,俞真等人都是有所感應,昂首望去就見得這等震撼場景,神色驚詫莫名。

    李哲也是適時言道:

    “諸位莫慌,此乃是我東華派宣化紫府真人已然親身前來,要點破此穴我等只需靜候即可。”

    俞真到還好,畢竟平魔觀也是有紫府真人坐陣的,至于于景等人面色就有些激動了,這可是紫府真人啊。

    而山腹之中的魔宗修士面色則是巨變,好在立即自那dong zhou邊界之處接連就是升起四道魔焰沖天的氣機,顯然也是紫府之境。

    當即自那四處魔宗紫府之境修士所在之處便是飛出一法寶,隔空就是朝著正在趕往李哲所在之地的宣化紫府真人攻去。

    此寶外觀乃是一猙獰骷髏,周身魔焰熾烈,那骷髏五孔之內皆是有陰煞隱匿其中,尋常修士只瞧的一眼便是目眩神迷,難以自持,足可見其威能。

    李哲等一眾仙門弟子都是不敢多瞧,而山腹之中的魔宗弟子則是面色興奮,自家靈門大能終于是出手了!

    與此同時,東華派方向也是響起一聲冷哼:

    “魔頭,當我東華派無人否?宣化真人可自趕路,本真正想與此輩魔頭交手一番!”

    話音落下便是有一銅環,周身環繞三昧真火,帶著仿佛能夠燒盡世間一切邪祟的威能就是迎向了那魔氣森森遍布魔焰的骷髏頭。

    這兩件法寶俱都是身帶火焰,只不過一邊是純正的仙道三昧真火,一邊則是鬼魅的陰間邪火。

    倏忽便是碰撞在了一起,一時間那半空之中兩件法寶周邊的虛空都是被灼燒的有些變形了,這兩件法寶周身的火焰兩相糾結,互相糾纏在一切也是愈發的焰苗高漲,難以分出到底哪一方更勝一籌,顯然旗鼓相當不分上下。

    而此時自魔宗一方又是一人祭出手段,催使一桿陣旗,乃是白骨制成,只不過這白骨之上閃有鎏金之光,顯得邪異無比。

    而且周邊陰風陣陣,鬼嚎連連,旗面之上不停的浮現出猙獰面孔來,顯然其中禁錮了不少修士元靈魂魄在內。

    這陣旗一經祭出,東華派這邊自有應對,便是一道長河一直自東華派腹地奔涌而至,一直迎向那陰邪的鎏金白骨陣旗。

    鎏金白骨陣旗之上接連有數名修士身形自那旗面之上走出,分別就是攻向途中的宣化紫府真人,只不過宣化紫府真人瞧都是不瞧一眼就直直的往前行去。

    自東華派奔涌而出的那條長河來至這白骨陣旗之前,浪頭一卷就是將那陣旗之上走出的幾名修士元靈身影給卷了進去,再無影蹤可尋。

    無論那陣旗之上走出多少修士身形,這長河都只是輕輕一卷,便可將其卷入其中。

    “哼,我倒要看看你這陣旗之上還有多少陰兵可供驅使!”

    森嚴之音響起,乃是祭出這長河的東華派紫府真人,隨著這話音落下,天空之中的那道長河就是卷起大浪,將那鎏金白骨陣旗整個都是卷了進去。

    只不過經此一卷,這長河再也無有先前那般流通順暢,變得開始凝滯起來,整條長河也是隱隱帶著些許邪氣,顯然那鎏金白骨陣旗也不是這般輕易就能破去的。

    只見長河浪涌之間,那鎏金白骨陣旗時不時地就在浪頭之上浮現,顯然這陣旗與長河短時間之內都是無法再繼續干擾雙方了。

    不過魔宗這邊自是不會如此輕易罷休剩下的兩道氣機則是一同出手,漫天無窮無盡的魔煞幾乎占據了小半邊天空,每一只魔煞可都要比之前李哲遇見的哪靈邪子所召喚出來的魔煞要強大。

    這些數量龐大的魔煞不急著進攻,反倒是在原地先自相殘殺起來,強者吞噬弱者,在這般吞噬之下,很快那占據小半邊天空的魔煞數量就在極具減少,最后只剩下一只身軀極為龐大,面目猙獰恐怖的魔煞,顯然威能極強,就是毫不猶豫的沖著宣化紫府真人攻去。

    而自另一道魔宗紫府真人氣機之處則是飛出一細小飛蟲來,這飛蟲身軀若是和一旁的那魔煞相比那是蚍蜉與鯤鵬之間的差距了,不過既是魔宗紫府之境修士使出定然就不是什么等閑手段。

    這飛蟲背生六翅,腹下八足,口器利齒遍布,雙瞳帶著嗜血光芒,震動雙翅就是朝著宣化紫府真人飛去。

    東華派這邊也是立即就有應對,只聽得一清亮聲音言道:

    “好個魔頭,竟是連這等上古異種都是放了出來!”

    話音落下便是一雙法力巨手自東華派腹地探出,一直伸至半空之中就是將這飛蟲給握住,只不過這飛蟲看似身軀細小,可身軀堅硬程度可是非同一般,紫府真人這施展出的巨手一握竟是都對它毫發無傷。

    不僅如此,這被法力巨手握住的飛蟲竟是開始張開那口器,上下開合開始啃噬起這法力巨手來。

    不過片刻時間,法力巨手就是被這飛蟲給啃噬了一小半了,不過東華派施展出這法力巨手的紫府真人也不會坐視自己這手段給輕易破去,靈機一轉這法力巨手就是得到補充完好如初。

    這小小飛蟲乃是上古異種,名喚噬天蟲,無論金鐵之物還是法力之軀,此蟲都是可以無差別的吞噬,就算是紫府真人遇到此蟲也是麻煩不已,傳聞此蟲進化到那極致狀態,連這天穹都是可以吞噬。

    所以東華派這位紫府真人無有使出什么法寶來,只是伸出一雙法力巨手,讓這噬天蟲來吞噬,只求困住此蟲即可,算是最為簡單有效的應對方式了。

    “宣化真人,此蟲已為我所困,剩下那手段自有同道替你破了去!”

    話音剛落,一道至陽至正的氣機就是自dong zhou大陸南方顯現,一道威嚴暴喝就是響徹天地:

    “魍魎魔頭竟敢猖獗!待我破去爾等手段!”

    那平魔觀山門正是坐落在dong zhou南部,此派修士最是以除魔衛道為己任,眼下見魔宗紫府之境修士竟是堂而皇之的出手,平魔觀中的那位紫府修士又如何能夠忍耐?

    先前那東華派紫府真人所言的同道自然就是這平魔觀之人了!

    當下一道橫貫dong zhou大陸的鏡光就是自平魔觀射出,一直照射至那完成吞噬的碩大魔煞之身上,那原本還意氣風發的魔煞竟是在這鏡光照耀之下土崩瓦解,如冰雪一般就是消融了,不過瞬間就是被破去。

    平魔觀手段對這等魔宗修士果有克制之效!

    逍遙小仙農9
2019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