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閱讀網 > 穿越小說 > 都市夜戰魔法少男 > 六百八十五章 臨戰的準備
    對于歐盟王庭在這次國戰中已經出現了未知人選還尚未得知,和已經需要穿上厚外套的英倫國度不同,

    與此同時,位于熱帶海洋上海島,碧綠透明的海水在純白的沙灘上留下陽光照射的晃動光影,

    午后無人的沙灘在椰子樹的林蔭下依舊是溫暖醺熱的安靜,只有海浪的聲音嘩嘩的響著。

    但是在那棟白色巨大的別墅之下,地下開闊的訓練場中,劍鋒與機械的bao zha轟鳴中,參加者們國戰之前的預演倒是熱烈十足!

    負責干擾的機械浮游、飛速爬行的自爆蟲、超載模式下火力全開的炮塔...各式各樣的兵器在大少爺指揮下蜂擁展開,朝著訓練場另一端的一道身影宣泄著炮火!

    子彈融化,炮彈切碎,自爆的火焰被吸納或者吹飛,已經足以消滅一整只部隊的攻擊并沒能阻止對方的前進,劍圍橫掃,劍鋒氣浪掀飛出空擋的一瞬,

    高挑的身影附身前沖,然后在練習用的鋼劍斬破機械守衛的壁壘,大少爺本身暴露出現的同時,幻象消滅,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道握著劍刃的身影借著幻影的遮擋遞出致命的一擊!

    與此同時,環成圓形的機械守衛轟然變形成攻擊力十足的內環炮臺,激光凝聚的同時朝著沖進陷阱的身影射去!

    鏘——

    險象環生的絕境在下一秒被消弭于無形。

    陡然爆發的速度,劍鋒的空擋在加速中消失,下壓住幻象背后的偷襲,借著微弱的反力,身形高高躍起,跳出環繞的包圍。

    一甩手上的鋼劍,輕輕落在地面的夜笙表情平靜,大少爺的真正身影從不遠處的一臺機械兵身后撓著頭嘆氣走出來。

    “哈~啊...果然還是不行么,話說夜笙你真是變強了好多啊...”

    “不...”

    黑色的行動外套勾勒出夜笙高挑完美的身影,酒紅色長發下她微微搖頭,然后看向大少爺還有同樣走出的魔術師。

    “無論是之前的火力壓制還是幻象布置的陷阱,我認為都是非常威脅力的攻擊手段,假如不是a級的對手應該很難躲開。”

    嗡...

    緩緩收回激光炮筒,包圍殲滅的偽裝兵器又變回了機械守衛,趴在地上抱住腦袋總算保住了自己呆毛的牧橙仍舊是默默睜著自己干物一樣的雙眼。

    “喂,那邊那個hua hua gong zi,你這個作戰是不是沒有考慮到激光開火的時候,我個人的安全問題?”

    “大少爺一定是相信以牧橙你的實力,完全不用擔心。”

    魔術師微微一笑的說著,另一邊大少爺勉強接受了夜笙的認可,對著耳機另一端開口說道。

    “艾瑪,記錄一下,第44場的作戰演習可以編入到優先級2的那一檔行動模式里。”

    “我知道了。”

    兩天的時間在最后的準備中悄然過去,在享受了熱帶海島的度假之后,夜局眾人也紛紛回歸了平日里的工作狀態,各司其職的忙碌準備著各自的工作。

    這一次的國戰,對于多出方術使這名a級來說的夜局,只要a級戰獲勝,那么哪怕棄權掉十人的團體戰,以兩勝兩負的戰績也可以同樣取勝,所以除了勝負難料的a級那一場,能否再贏下一場取得獲勝的前提條件對夜局至關重要。

    于是哪怕是不需要出戰的華凌、青檸幾人也每天陪著大少爺三人做著各種各樣情況的演習,畢竟國戰是和夜戰有些相像的機制,模擬場景中什么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然而這個時候,

    我們的c級出戰人員...

    正蹲在自己套房的門口,一本正經的拿著孟浪的作戰靴研究,表情凝重的試著往里面,

    塞進一個巧克力盒...

    “你個混蛋一個人偷摸的在干什么呢!?”

    啪!

    但是被奇怪他去哪了的孟浪逮了個正著,咬牙切齒一紙扇抽在了他的腦袋上阻止了方然意義不明的行為!

    “啊!臥槽,老哥你竟然打寶寶的頭,你竟然敢打本c級寶寶的頭!”

    雖然不知道在做什么,但總之被當場抓獲的方然瞬間抱頭大喊,不可置信孟浪竟然做出這么‘殘忍’的舉動。

    “你個逼竟然還敢提!”

    看著蹲在自己面前這貨,義正言辭的吵吵著自己c級身份的方然,磨著牙的孟浪頓時扯住了方然的臉,惡狠狠的壓低聲音開口:

    “你他娘的一條整體就知道吃喝玩樂的死宅咸魚,究竟什么時候升到c級的啊!還是說和扮成夜鴉一樣用了什么其他辦法!?”

    “呵,愚蠢的老哥。”

    一聽這話方然擺出得意嗤笑的咧嘴,用一個環抱著雙手假如不是臉被扯著的話應該是個相當驕傲的姿勢開口:

    “放棄你那可憐可悲的懷疑吧,本寶寶就是可a可c注定carry全場的存在!”

    “屁!我特么看你特么的就是沒有b數!”

    “臥槽,你個臭不要臉的竟然抄書評!”

    “干!你特么的不也抄的書評!”

    然后兩人迅速的扭打成一團。

    “孟大哥,找到隊長了...你們這是在干什么??”

    喊著孟浪的名字想問他有沒有找到方然,茍彧剛推開門進來,就看到門口鞋柜的旁邊,兩個八爪魚一樣互相抓住對方抓頭發薅領子的家伙。

    唉....

    你們倆能不要每次都這樣么...

    “隊長,明天你就要出戰了,一點緊張感都沒有的在這里和孟大哥胡鬧真的不要緊么?”

    “{??????????????}切欸~反正我也就走個過場...”

    面對明明比自己還小一歲的茍彧的告誡,很嫌棄的松開孟浪的方然盤腿坐在地上發出了小孩子的撇嘴嘟囔。

    “但是即使是過場也是國戰的過場,隊長你明天要面對的可是歐洲最大官方勢力們的精英成員,”

    茍彧面色平靜的蹲在方然面前認真的開口說道,讓一旁的孟浪為之無語感覺總有種父親面對耍賴的兒子敦敦教誨的既視感。

    “他們可能是劍橋大學的博士生、可能是掌握著某些領域權利的議院議員、可能是有著王室血統的國家外交官...總之無論是哪一種身份,他們代表的都是各自的國家,而隊長你...”

    茍彧平靜的看著面前聽的一呆的方然,盯著他的眼睛語氣沒有波動的話語像是無聲的恐嚇。

    “明天就要代表華夏在國戰中和他們相遇,這可不是國家級奧術競賽什么就能比的了的程度,奧運會...隊長你知道么?”

    “{ヾ????????}欸欸欸欸欸!那那那那我該怎么辦!??”

    然后方然瞬間就是一慌,被茍彧這么一點醒連話都開始緊張的結巴。

    臥槽,是啊,仔細一想,其他國家的參加者的話,那現實里也都是超級厲害的人,我明天要跟這樣的人....

    怎么辦怎么辦我要是做錯點什么會不會影響國際形象啊?是不是會追究我的國際責任啊!?

    “隊長,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為明天的戰斗做好準備,你可以去問一下上一次擔當戰術核心的宿群大哥。”

    “額...我這個時候去找宿群大哥,不會被覺得打擾到二人時光的華凌姐滅口么...?”

    聽到茍彧這么建議自己,方然有些汗顏發慫的問了一句。

    “沒事的,華凌姐現在在下面的訓練場幫大少爺他們熟悉戰術。”

    “哦...那好吧..我這就去找宿群大哥問問有什么必勝的辦法...”

    看著總算讓這條一個人在這里不知道在摸什么魚的死宅牌咸魚滾去干正事,也是盤腿坐在另一邊的孟浪默默的看向茍彧,扯了一下嘴角無語道:

    “話說小或你對付老弟...還真是老母豬帶xiong zhao,一套又一套啊....”

    只見茍彧平靜的站起身來,先是對孟浪俗不可耐的歇后語無語了一下,然后搖了搖頭才輕嘆的回答:

    “鑒于隊長那種只要一到了沒人管不用擔心后果的場景、就像是脫了韁的哈士奇一樣的性格,只要說些在他知識范圍里很高端的東西,把他的認知拉回偏向現實世界那一邊,還是很容易讓他認真一點的,話說回來....”

    看著這真的就跟哈士奇一樣翻了滿柜子的鞋,茍彧看向孟浪問道:

    “隊長,你剛才是在干什么?”

    “不知道,總之我進來的時候,他正想著往鞋里面塞他那個巧克力盒。”

    茍彧:“......”6
2019三肖中特